云大滇池學院一男生跳樓輕生 家長懷疑遭校園欺凌

7月2日中午,新浪微博網友@張小茶人發布微博稱,云南大學滇池學院經濟系大一學生王某,因考勤問題與同學張某發生沖突,后張某及同伴多次在學校走廊和宿舍毆打王某,造成王某跳樓輕生。

微博同時附上了云南省第二人民醫院(紅會醫院)的入院記錄。該記錄顯示,王某6月21日7時30分左右于昆明市盤龍區星光俊園十樓(高約30米)處墜落至車頂上,被小區保安發現時,呼之不應,被送往紅會醫院進行搶救。

7月4日,記者前往紅會醫院,此時距離王某跳樓輕生已過去10多天。王某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,喉嚨處插有呼吸氣管。

輕生前一晚曾失聯數小時

與母親回家后從10樓跳下

家長懷疑兒子曾受到校園欺凌

輕生前一晚曾失聯數小時

王某于6月21日清晨7時30分從家中跳樓,事實上事發前一晚,他就曾失聯數小時。

據王某母親表述稱,20日晚,兒子曾給她打電話,告訴她以后要和父親好好的,不要吵架。這話引起了母親的警覺,她從電話中聽出兒子所處的環境風很大,于是趕緊打車直奔學校,并給輔導員王老師打了電話。

20日晚8點,母親抵達云南大學滇池學院(楊林校區),打不通兒子電話的她查看了學校監控,發現王某經過一條路之后就沒了身影。這時,她打開了微信運動,發現兒子只走了7000多步。母親因此判斷兒子沒有走遠,后經過多番尋找,終于在23時17分找到了王某,此時,他正坐在學校10棟背后擋墻旁的一塊高地上,欲往下跳。

在家長和老師的勸阻下,王某情緒逐漸穩定,退回到了安全區域。23時48分,學校安排車輛將王某及其母親送回家中,并派出兩位老師陪伴。

與母親回家后從10樓跳下

王某母親告訴記者,20日晚她還帶兒子去吃了燒烤,兩人聊天到次日凌晨。回家后王某說自己有點困了,想在媽媽的房間睡覺。不過,母親因為擔心自己臥室有一扇大落地窗不安全,便讓兒子回到他那間窗戶較小的房間睡。“他回到自己的房間,但我覺得不對勁,馬上就打開了房間門,見到他正坐在窗沿上抽煙。”

“媽媽放開我,我不跳,就抽根煙。”母親上前一把抱住時,兒子對她說。于是,母親便松了手。然而就在母親松開手的一剎那,王某卻縱身從10樓躍下。

“兒子是我的精神支柱,是我生命的全部,他才20歲,一個人風華正茂的時候,我怎么能夠接受,一個活蹦亂跳的大小伙現在成了這樣。”母親幾近崩潰。

王某砸到了一輛車上,小區保安發現后撥打了報警和急救電話。搶救過程中,王某母親把這一消息告訴給了校方。

家長懷疑兒子曾受到校園欺凌

王某為何突然選擇輕生?據網友@張小茶人微博稱,是因為王某曾和同學發生沖突,之后一而再再而三遭受恐嚇威脅所致。

王某母親向記者證實了這一說法。她表示,自己在6月初給孩子洗衣服的時候,發現他口袋里有云南白藥噴霧。“我問他怎么會有云南白藥,他說是打球崴了腳。”一周后,母親又從兒子兜里發現了病歷本和CT影像。母親追問,兒子說是在宿舍不小心碰到了頭,之后便不再言語。“再到去學校前的那個周日晚上,他突然對我說要退學,開始坦白在學校發生了什么,說同學打他的頭、背,眼鏡片也打掉了。”

為了了解更多情況,母親拿了兒子的手機,結果發現王某早在一個多月前的4月28日就與同學張某發生了沖突。

王某母親向記者提供了她兒子和輔導員王老師的QQ聊天記錄,截圖顯示,王老師曾于4月29日關切地詢問王某“哪些人”“什么時候把你圍宿舍”,并告訴王某“現在掃黑除惡,告訴他老實點”。王某也曾向老師說:“老感覺還會被別人打,別人老是針對我。”

★學校回應

王某確實曾與同學發生沖突

但事后已和解

7月4日,云南大學滇池學院提供了一份通報,詳細敘述了4月28日王某與同學沖突前后的經過。

據通報,4月28日,王某組織數學課簽到中與同學張某產生矛盾。當天18時左右,張某及舍友余某等到王某宿舍進行理論,并發生輕微肢體接觸。輔導員得知情況后,對張某和余某進行了嚴厲的批評及教育,并要求帶王某到醫院進行身體檢查。4月29日,在班長及張某的陪同下,王某在嵩明縣第一人民醫院進行檢查,經醫院檢查,未發現身體有明顯傷害。經濟學院決定按照校紀校規對張某和余某給予院內警告處分。此后,王某與張某相處融洽。

7月3日,記者曾向云南大學滇池學院求證是否存在“校園欺凌”,相關負責人表示“從頭到尾絕不是校園欺凌事件”,并提供了一份情況說明。據介紹,王某跳樓前四天,即6月17日,輔導員王老師曾與王某母親溝通,王某母親表示兒子不愿意來學校,希望張某能與兒子溝通。之后,王老師把張某叫到了辦公室,張某表示自與王某調解后,并沒有再出現矛盾,關系也良好,愿意通過關心交流配合王某打開心結。當天,張某聯系了王某,王某表示自己心情壓抑,叮囑張某好好備考。第二天,王某回校考試,當晚,王某和張某在宿舍聊天,張某還說把對方當朋友。

不過,在病房內的王某姑父卻表示這是學校單方面的說法。王某母親也表示,她確實與張某見過面,但對對方當場說的話并不滿意。“兒子自被人毆打后,心理上就產生了極大的陰影,自尊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傷害。”

21日事發當晚6時,紅會醫院向王某家屬出具了病情告知、談話記錄,王某被診斷為閉合性顱腦損傷特重型、閉合性胸外傷、脊柱外傷、全身多處軟組織挫裂傷等,病情危重。截至記者發稿,王某仍在搶救中。

本站轉載文章和圖片出于傳播信息之目的,如有版權異議,請在3個月內與本站聯系刪除或協商處理。凡署名"云南房網"的文章未經本站授權,不得轉載。爆料、授權:[email protected]

相關資訊

猜您喜歡

參與討論

登錄 注冊

熱門評論